fassavoy.

悸某人开假坑。请假3个月更新随机掉落:

伏黛安利企划圆满结束!

吃粮吃的很爽呜呜呜呜(;´༎ຶД༎ຶ`)

🌹目录如下🌹

story@做宝可梦大师:

伏黛安利企划快要正式开始了!!

本次企划宣图由@孤光满盈绘制!!

以下是企划名单!!

这个冬天和寒假你不必担心粮食少,这个冬天和寒假和太太们一起愉快吃粮!!

🌸🌸🌸


1.17

@爱吃鸡腿的周小六     Carry  you 

1.18

@白衣巷九     异国风情 

1.19

@江尚寒     克鲁姆通信集 

1.20

@孤光满盈     心心相印 

1.21

@桑牧蚕春      蛇与仙草 

1.22

@卢娜小仙女的兔子     游园惊梦 

1.23
@戏折     红灯笼 

1.24

@皕岚山     缘妙不可言 

1.25

@空雅koongya    牧师与新娘 

1.26

@晚来     killer 

1.27

@浅草樱落     Always And  Forever 

1.28

@靡靡梵音      新年快乐 

1.29

@殇宝     花朵与姑娘 

1.30

@狐狸     收藏癖 

1.31

@持岁     真实的你 

2.1

@story@再买服设我就是狗          时间之外 
2.2

 @同路陆陆陆     下雨 

2.3

@常清明      洋医生 

2.4

@天_fassavoy.    单向欺骗 

2.5
@悸某人开假坑。请假3个月更新随机掉落       杯中影·上    杯中影·下 

2.6

@同路陆陆陆     嘘,安静 

2.7

@葭月拾叁      我的一个日记本朋友 

2.8

@纪老板今天很开心      小团圆 

2.9

@十九钱      魔法与蛇 

2.10

@起始的终结     睡前故事 

2.11

@花香满衣      梦·缘起 

2.12

@地白       双生花 




单向欺骗

里德尔中心向

想🐴双视角但来不及

码得很草比较匆忙!慎入!

大型ooc现场!

感谢阅读!


“里德尔深切地感受到,血液在青筋突起的细腕中缓缓流淌,好似被逼进时光与旧时狭窄的缝隙,化为丝缕的尘埃。他看见青蝶艰难地舞过夕阳的背影,嗅到几分猩味的交杂。


 只可惜这美好的现实啊,终是享尽一切繁华后坠落于千尺的悬崖。这是她生命的终结,也是他希望的终结。” 


一.没有尽头的残冬。


“我想,我应该把和她的第一次相遇记录下来,她是我唯一的喜欢。


第一次见到她,是在孤儿院外。


那时的我无依无靠,更别谈什么衣着得体,谈吐优雅,只是总孑然一人,漠然对待他人的议论,我没有任何爱好——如果嘲讽他人不算的话。


与我同居的孩子们从不懂得满足。他们的嘴脸丑恶,灵魂肮脏,他们猖狂啊,他们习惯于扬起脏兮兮的手,他们喜欢于拎起荆条编成的扫帚,他们享受于燃烧炙热灼人的明火。他们不曾生半分怜悯之心,对无辜的生灵,哦当然,也对我。


他们哄闹着说我不配被神眷顾,笑我就该病死在冰冷的囚牢,斥我应被赶入无间地狱永不超生。


可拨开水雾的迷蒙,擦去堆积的尘埃,我却再清楚不过——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疯子间狂妄的把戏。


那么我就应奉陪到底。


人类的孤儿院教会了我反抗,也教会了我只有死人才会保持沉默。我淡漠地看着曾经欺凌我的人一个个死于非命,讥笑着他们胆小懦弱的品性,直到淋漓鲜血染赤白花的瓣尾,刀光剑影间充溢着恐惧的喊叫,呜咽的求饶与哭声揉成一团,内心才不禁暗自窃喜有余。


谁让那些孩童的做法的确是可笑至极,就像狭隘的民族主义般充满讽刺意味呢?对他们来说,这是最好的下场不是吗?


直到那年圣诞凌晨,我不再享受于折磨这里的弱小者。趁着月光还未散尽,云轻轻流动于灰蒙的天空,掩蔽了月的愁情,斩断了时空的尖锐。


银鹿踏着教堂古钟沉稳的钟鸣逐步跃进,青石小街上哄闹的人群三两散去,彻夜不息的北风掠过破烂难成形的木屋,将脆弱的柳木四分五裂。


我看着仍熟睡打鼾的同居们,匆忙地披衣后便沿着孤儿院刻意刷白的高墙信步,我想离开这里,但要先打探好地形。


仰头深瞰,我倏地发现冬季的夜空亮星极为繁多,却没有想像中的浪漫,反倒像是布满了深黑的“鸟笼”,将人的欲念与利益囚禁于其中。朝觌的鸟儿翩翼展翅,却是无意发觉这道路早已被雨水冲刷得泥泞不堪,残枝败叶散于其中,只曲径通幽处有串星星点点的脚印。


沿其缓步行走,我竟见晨风蓦然吹散了打旋的落叶,林中宛鸟鸾凤开始低吟浅唱,逝波流光奕奕,似冥入仙境之巅。大抵是直觉的干扰,我毫不迟疑地就拿出了自卫的短匕。我的心跳非常快,行速却与之相违。


自远处,还未近,冰麝与旃檀迷叠的清香便忽入我鼻间,她纯洁的笑靥深深刻印入我的脑中,那端庄的美貌,哪怕只是昙花一现,也让我至今难释。我只记得自己跌跌撞撞地走向她,心开始怦怦乱跳,大脑逐渐麻木。


上次我就见过她,但只是一袭背影。是科尔夫人带她来的,听说她已经订了亲。


但我不记得当时是怎么问她的了,只记得自己愣在那里,惊叹于这不同于世俗的艳貌。


这便是第一次相遇的始未。只可惜刀锋划伤了一只白蝶。


那年残冬没有尽头。”


三.念想。


夏季,伦敦的雨昼夜不停。湿漉的空气里交杂着几分猩香,嘈杂的响声清洗了锈蚀的心锁,将贪戾的热血压回深冷的沼泽,将勃勃的野心摔于夜深的可怖。


鸟沾絮飞,微风澄荡;夜深渐逝,雨溃人心,冰冷的休息室里,一烛火光从壁炉温暖折出,与湖底昏暗的光线相对,氤氲在岑寂中滋生,清霁的日子已许久未闻。身着黑袍的男孩看筵席歌声怅然流过,在海底的孤寂里沉默不语。


那个男孩就是里德尔,这年他17岁。此刻他的思绪正在逐渐飘离,他仿佛看见一位动人的少女变成了飘然若生的幼蝶,不断扰乱自己内心的情感。


跳蹿的火苗渐渐熄灭,化为一缕青烟,荡漾在黑暗的突袭里。


从前,汤姆是一直深深希望不在夏天回到伍氏孤儿院的,因为不管怎么说,那里对他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他杀人嗜血所得的一点乐趣。


但是今年他回去了,因为他油然而生的念想——他想再见到那位姑娘,想再看看她清澈的眸子,想再听听她娇细的声音。这次他不想再退缩,他想勇敢地表露心意。


四.记忆倒带。


时间不断流动,分针时针追逐不舍,十点的钟声正鸣,里德尔便到了孤儿院。他整了整折皱的衣领,再次走进曾经的那条路——路径上的泥泞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青石板构成的小道。满目苍翠的绿意已有了凋零的势头,繁星点点般的缀花也有了飘落的趋向。


西方的天空被霞光映得血红,常年不衰的古树被时间刻上了不可磨灭的斑斓,好像在纪念某种消逝的文明。


“圣诞快乐,我亲爱的姑娘……”


里德尔有节奏地敲击着发白的指关节,若有所思地言语。听见风动的凉声又微微勾起嘴角,富有深意地笑笑,从袍中慢条斯理抽出魔杖,轻声念了几句常用咒语,变出一朵紫色的花朵摊于掌心。


夜幕渐渐腐蚀了山峰的轮廓与潺潺溪水,花瓣被扬起的尘土吞噬。


里德尔只感觉这场景分外熟悉,好像时间穿越回了七年前的那个黎明,同时也隐藏了曾经的一些碎片过往。


他怔怔地盯着少女曾坐过的磐石,那上面已密密地长满碧绿的青苔,杂草丛生,蚂蚁成群地走过,融于混浊暮色。


里德尔的大脑思维突然受到强烈冲击,且声音不断回荡,不断放大,如雷贯耳,直向那薄弱的耳膜冲去,使他不得不用力捂住自己的双耳,可根本无济于事。


“Murderer……Murderer……”


声音使他变得暴躁起来,瞬时间,周围一切景物都黯然失色,乌鸦凄惨的呜鸣声也越来越小,活动的生物自然隐去,整片树林似化作盛大的歌剧舞台,而里德尔就像是滑稽的跳梁小丑,甚至日夜颠倒,黑白不分。


“You killed her.You're the Murderer.”


清冷的月光笼罩着里德尔瘦弱的身躯,也荡过荒芜的土地,荆棘与带血的玫瑰开始大片大片地生长,带着剑戟的锋芒刺向心脏的脆弱。地底的残花败柳重新滋生,成为耶稣的信徒,挂予十字架的信念。


终是在这现实与梦境交界处,一只洁白的蝴蝶打破寂静,联翩飞过,被星辰照得发亮的翅膀倒映在里德尔深遂的眼晖中,光影迷离。


他终于记起来了。


事情真正的经过。


五.真相。


当他拿出自卫的短匕后,并非让白蝶失去了生命的色彩,而是揉碎了少女的情思,打折了少女希翼的幼芽,使乍放阳春化为阴暗,年月永远安住在时间的折痕,再无延伸。


那个少女就是林黛玉,那年她15岁。


鲜血不明不白地溅了一地,染红了黛玉清丽的披肩,也抹去了她缱绻的笑意。初升的日光下,神默默注视着这一幕,教堂两点的钟声起鸣,沉声长留。血在雾蒙蒙的空气中格外突兀,里德尔苍白的面孔刻上几分悔意,他颤抖着身子,巍巍轻伏在黛玉耳边,连声道歉。
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。”


黛玉其实是爱他的。她坐在这儿,又何止那日一次?她是在等待对方,却不料是这样出乎意料的结局。


她微微喘息着,伸手无力地攥住里德尔,纤细的手腕开始任血液流涌,蹙眉轻抒,目光开始分散,渐渐迷离于幻境,终是不能愉悦,也不能逾越。月色的凉意扑面而来,她只想再看看里德尔。可无情的生理还是让她双目毫无征兆地合上,鸦睫低垂。


死前,她用尽最后的力气问道: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用生命索取众神的恩赐。”


这便是真相。最单纯,简白的真相。


六.尾声。

里德尔记忆恢复后,呼吸缓下来,口中再也发不出半个音节。他幻想着对方逐渐冰冷的躯体,只是被遗弃在这样贫瘠的无人深林,无声地落下了眼泪,打湿了衣衫。


这是他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哭。


大雨蓦地降袭,将里德尔彻底淹没于绝望的境里。


其实到最后里德尔都不知道姑娘的名字。黛玉也不知道该唤少年什么。


彻头彻尾都是里德尔在欺骗自己。

伦敦的雨总是这般无常。



【HP群像】In to the mist(圣诞贺文)

德哈催婚团团长:



圣诞特别篇



 




 


恰满世凋零的逢冬,令上苍踌躇。圣诞节的幸运再次眷顾,银鹿的脚步已然临近,霍格沃茨的城堡,保持着贯有风格,巍巍立于苍穹下。

已近黄昏,校外自然的霓虹市光终散尽,昏暗的月光即流淌于沉沉黑暗中,雷鸣的长空曙云深邈,杳远的晨音瞬止于学生的嬉笑。



 


斯莱特林休息室恢复了寂静。粼粼水波透过窗户映照进来,给斜倚在窗边深绿校袍的少年镀上了若琉璃般的通体透亮。他慢慢地抬起了手,仿佛想触碰虚空中的某一点,不过最终还是放下了。少年曾经想过,住在湖面之上是什么感觉,是否可以看到万物寂寥,是否可以看到风携着几碎枯叶扫过,是否可以看到唯一坚守勃勃生机的打人柳… 但都只是想,湖面之上的世界便是他一生的不可及。眼泪顺着面颊划过,是否又是他的另一个错觉,竟然听到了泪落在地上的‘啪嗒’声,蛇院的星点火种早已燃逝,深幽吞噬的海底,再无奇迹。



 


格兰芬多休息室失去了平日的喧嚣。谁能吵醒装睡的人?如果他的眼确实合拢,为何可以看到满腔的悲廖。思绪迁思到同学们曾经的欢呼声中,那样真实的回忆,仿佛他刚才听到窗外雪滑过的声音和晚雁的凄鸣都是假象。金框眼镜蒙上了薄雾,绿翡的眸子暗淡渐离。让我溺死在着假想的喧嚣中吧。



 


拉文克劳的孩子们生来好学。摇曳的灯影下书本泛黄,羽毛笔唰唰声戛然停下。白发披肩,蓝眼愈沉。梦中的铃声越近,圣诞的气息在充满暖意的壁炉外飘荡,迟迟未浸人心。



 


赫奇帕奇被浓浓的草药味包围着,他们生来就懂得如何隐藏自己。即使是满溢青涩的言语里,也蕴含了多少次无助的分离。没有主角的绚丽,没有上天给予的恩赐,鼓钟长鸣,暮日垂影,愿圣诞带着他们走进落阳的余晖。



 


或是奢华的装饰嵌于兀自耸起的高房,壁炉中窜起越发旺盛的火苗,光影四斜中化为灰烬与尘埃的卑微感情。 

或是再也听不到的话语,耳边呢喃的宛鸣,从未解下的深黑长袍,每一次的凝眸映出的希望。



 


“今年圣诞格外冷清啊,弗雷德。”

少年穿着红色毛衣,习惯性扭头笑着说道,许久没有听到回应,原来空荡荡的房间了一直只有他一个人。他跌坐在冰冷的地砖上,深知喧闹的嬉笑已成过往;他将放空思索的笑容挂在脸上,看着青黑色的蝶影围绕掠过窗前。可惜了,狮子正义的尾鞭,终断裂于罪孽的咒语。即使信念再完美,也终将避不过暴雨的击溃。



 


“Marry Christmas!”



 


还是那清澈的颜色啊,像云层厚重却忽见暖阳似的沁人。行走于人稀物乏的蜘蛛尾巷,风逐流云,光影斑驳。那有着艳阳般红发的女孩似乎从没有存在过,于是,那付出世间深情的男孩也跟着消失在浮尘中。曙光临留在空气中细小的尘埃里,天堂没有恨别,没有变质在潮湿角落里的真爱,他们将永远停驻于时光。



 


壁炉燃烧起来,热烈而温柔。

大雪飞扬的窗外,孑然一身的背影,交错的叶落声与雨声,你是否想起了曾经?

霍格沃茨,繁华永不落幕。

圣诞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作者:@天_fassavoy./团长